中医药能否成为世界主流

2017-10-23 作者: 老中医调理在线 来源: 未知

时间回到2015年12月7日,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盛会空前,数百名世界一流的医学家和医务人员汇聚于此,听取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的演讲。

        作为迄今为止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本土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讲述了中国科学家努力奋斗从青蒿素植物中提取抗疟疾化合物青蒿素,寻找新药,治疗疟疾的经历。屠呦呦指出这一成果是中医药科学家集体智慧的结晶。

        屠呦呦谈到,青蒿素是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一份礼物。早在约四千五百年前,神农尝百草,教先民食用草药治疗疾病。中药、针灸等多种疗法统称为中医。

        几千年来,中国传统医学已经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世界人口大国中国的医疗领域占有支配地位。

         然而,在美国,包括屠呦呦所发现的抗疟药青蒿素在内的中药,尚未获得合法地位。

         中药处境尴尬

        1994年,美国颁布了《膳食补充剂健康与教育法》(DSHEA),在这之前,中药在美国医疗界始终处于不被认可的边缘地带。

        该法案由时任美国总统的比尔.克林顿签署,从此真正赋予该法案法律意义。克林顿总统指出:“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制造商、营养学专家和议员始终以广大消费者的基本利益为出发点,终于达成一致,对膳食补充剂实行法律监管。”

        根据该法案,中药仅可以作为膳食补充剂上市,且限于口服制剂,并要求含有膳食成分,包括维他命、矿物质、植物或其他植物萃取物。

        哈佛医学院教授、中医替代医学疗法著作《自成体系的中医学》《The Web that Has No Weaver: Understanding Chinese Medicine》的作者托德•凯普查克(Ted Kaptchuk)谈到:“中药的质量控制和安全性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因此,虽然中医针灸疗法在美国广为接受,中药却仍是步履维艰,难以融入美国市场。

        托德教授还提到:“中药的复杂性远远高于针灸学,因此,进军美国市场也将会成为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 1971年到1975年期间,他曾游学澳门,学习中医,并取得中医学学位。

        2007年,科学期刊《自然》的一篇社论写道:“中药充其量就是一种伪科学,其大多数疗法都缺乏理性机制的支持。”

        然而,布赖恩·伯曼博士却不这么认为,他指出:“传统中医药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藏有大量草本资源,治疗各种疾病,人们已经在努力发掘,造福西方社会。” 伯曼博士是家庭医学及社区健康终身教授,马里兰州大学医学院结合医学中心主任,补充医学健康研究所的所长和创始人。(注:马
兰大学医学院结合医学中心成立于1991年,是美国在西医学院成立的第一个研究中医药为主的综合性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

        作为一名西医医生,伯曼教授一直致力于寻找治疗慢性病的解决方案。大约从三十年前,伯曼就开始学习针灸、练习太极和气功。

        尽管如此,伯曼教授仍表示担忧:“我认为中药仍然面临很多挑战,产品质量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有些药材公司的产品质量很可靠,但中药市场鱼龙混杂,一些制造商往往因为产品质量低劣而臭名昭著。”

        种类繁多的植物药

        说到中药,单个组方往往是由多味草药组成,每位草药都含有大量的化合物。由此可见,数千种草药都用于中药,其中,大部分是植物草本类的,当然也包含动物和矿物质产品。这些产品可制成胶囊、药粉、药茶等不同剂型,如服用剂量有误,则可能中毒。

        由于中药质量及化学成分易受种植地、季节和提取工艺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中药制剂的质量控制和产品稳定性也因此引起大家的关注。

        伯曼教授介绍道:“我们做过大量的临床研究。针灸疗法历经长期临床研究,也有论文发表证明针灸治疗的安全性。然而,许多医生对中医疗法所知略少,无从向患者进行系统性说明。”

        伯曼教授坦言做中药研究确实是履险蹈难。“比如我们决定要做一项中草药配方的研究时,由于人们大多担心是否有毒,因此很难招募到受试者。”

        此外,伯曼教授还提到:“筹集研究资金也是困难重重,但现在处理起来就越来越顺风顺水了。不仅如此,由于中药在美国鲜为人知,人们往往会对试验的动机产生质疑,试验本身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现在很多西方医学无法根治的疾病长期困扰着人们,中药疗效逐渐显著,中药发展存在巨大的潜力。因此,人们也逐渐意识到我们必须打开视野,看待中药。我觉得我们应该降低成本,使中药研究不至于太贵。”

        任重道远

        中医进入美国立法面临重重立法障碍,其中之一来自保险公司。目前,医疗保险仅覆盖针灸治疗,不覆盖中药。

        卢全生博士在中国有过长达14年的中医从医经验,目前是马里兰州罗克韦尔市的一名注册针灸师。他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针灸配合药物疗效最佳。因此,在中国,针灸师通常会给患者开西药或中药配合治疗。但是在美国,针灸师没有行医执照是不允许开西药处方的,我们能给患者开植物药,但药费支出由患者个人承担。”

        卢博士还指出,中医进军美国市场面临的挑战之一,便是将中医定位为主要的医疗手段。卢博士认为,要想让中医在美国获得和在中国一样的地位,就要加强沟通,不断加深美国大众对中医的理解和尊重,将中医纳入主流医学体系。

        安德鲁·威尔博士,亚利桑那州中西医中心创始人,多年来致力于中医药研究。他告诉记者,很多中药疗效显著,甚至一些西医中无药可治的疾病,中药也有效果。

        托德教授谈到:“在美国,往往是在西药无法根治,或者实在是束手无策的时候,人们才尝试用中药治疗。”

        卢博士有一位病人,是华盛顿一家国际中心的高级总监,患湿疹多年并严重影响了生活和工作,尽管他在当地求诊了众多知名皮肤科医生,病症一直没有好转。

        2014年,卢医生接诊他之后,用针灸结合植物药治疗,一个月后,他痊愈了。

        伯曼教授说美国人一直在寻找一种既安全又有效的疗法,尤其是用于糖尿病、疼痛等慢性病的治疗。

        托德教授还说:“针灸可能是治疗疼痛类病症最有效的方式了,而中药则能够有效治疗功能紊乱等疾病。”

        伯曼教授称中医必须经过“黄金标准”级别的临床试验和效能研究,才能真正得到美国大众的认可。

        他还补充道:“我认为针灸及其它中医疗法是可以证明其有效性的。如果没有临床试验做理论依据,那么也就无法让大多数人接受。所以说,临床试验和效能评估是中医进军主流医疗市场的必经之路。”

        伯曼教授介绍道目前已有多个中药已完成或正在进行临床试验,遍布世界各地。“其中,约有35种治疗头痛的中药已投入临床研究。”

  • 责编:老中医调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