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治未病思想探析

2017-11-23 作者: 老中医调理在线 来源: 未知

医学科学发展突飞猛进,医学模式也悄然发生变化。养生强体,预防保健已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治未病”这一充分体现“预防为主”的医学思想,早在数千余年以前即被我国医学家所确立。张仲景继承内难经旨,将“不治已病治未病”医学思想贯穿于《伤寒杂病论》


 
1 未病先防 未雨绸缪
未病先防,张仲景提出了“养慎”的伟大思想,要求注意调摄养生,谨慎地善待生命。《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提出“若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若人能养慎,不令邪风干忤经络”,“不遣形体有衰,病则无由人其腠理”。说明预防疾病的发生,关键在于健身强体,内养正气,外慎风寒,避免病邪的侵袭。平素善于调摄,脏腑精气旺盛的人,即使在疽疫流行期间,也不一定发病,正谓之“藏于精者,春不病温”。还告诫人们要节制房事,调节饮食,“房室勿令竭乏”,“服食节其冷、热、苦、酸、辛、甘”,“更能无犯王法,禽兽灾伤”。也要与四时节令和气候应相适应,节令先至、不至、太过或不及都是异常的,都能使人发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之谓也。当今在时行病流行季节用中药空气熏蒸、煎汤内服,预防疾病显示了独特优势。“非典”肆疮期间,即涌现出了大量的预防方剂。

2 既病早治 防微杜渐
既病早治,是张仲景处治疾病所遵从的原则,强调及早治疗已成之病,不但容易治愈,而且避免变化之端。《金匿要略》云:“适中经络,未流传脏腑,即医治之。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针灸、裔摩,勿令九窍闭塞。”提示人们若一时不慎而感受外邪,必须在经络开始受邪尚未深入脏腑之时,四肢初觉重着不适,即用导引、吐纳、针灸、音摩等方法及早治疗,防微杜渐,机体气血畅行,抗病能力增强,灭病邪于萌芽之时,防止病邪深人。《伤寒论》辨治六经疾病,就反复强调既病早治的重要性,如“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
现代疾病预防学明确提出了三级预防的新概念。第一级预防是在发病前期,及时消除或阻断致病因素的作用和累积影响,防止疾病的发生,这是最积极、最有效的预防措施。第二级预防则是在发病期,及早、有效地进行治疗,减轻疾病的危害,阻止病情的进一步发展。第三级预防是在发病后期,釆取有效的治疗措施,暂缓或避免疾病的恶化、致残或死亡,使机体逐步恢复健康。现代预防学的这一观点与张仲景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3 已病防传 阻通蔓延
已病防传是仲景治未病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张仲景十分重视预防疾病的传变,指出在治疗疾病时应注意照顾未病的脏腑,阻断疾病的传变途径,防其蓃延为患,促使疾病向痊愈方面转化。在《金匮要略》中他依据脏腑病证的传变规律,以治肝实脾为例,预见性地认为“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提出了治肝补脾,防止传变的原则。并批评“中工见肝之病,不解实脾,惟治肝也”的教条局限思维。这是非常有见地的。仲景发挥《内经》的理论,揭示了脏腑之间互相联系与制约的辨证对立统一关系,充分体现了中医的整体观。《伤寒论》277条:“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以其藏有寒故也,当温之,宜服四逆辈”,提示通常情况下,自利不渴当用理中汤,今治以四逆汤之类,则寓有补火生土之意,可防脾病及肾。辨治外感病,依六经传变规律,准确的提出预测疾病的“传与不传”及病情好转痊愈恶化的时间,如《伤寒论》4条“伤寒一曰,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皆是。同时还提出“若欲作在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提示对太阳病日久,有传变征兆者,要采取积极地救治措施和针对性预防治疗,先安未受邪之地,防止病情的逆变,阻止病势的发展。

4 病盛防危 谨防逆变
对已盛之病,应采取积极救治措施,防其逆变。这是“治未病”思想的更深层次的体现。指出所有急危重症,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若能防患于未*然,在关键的时刻及时救治,多可转危为安,并告诫人们“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他在处理危重症中也体现了这一思想,如《伤寒论>320、321、322条中少阴病出现口燥咽干、或自利清水、色纯清、腹痛拒按、或腹胀满不大便等症时,急予大承气汤的少阴病三急下证。在《金匮要略》中他以升麻鳖甲汤治疗阴阳毒,指出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其中治病的实质就是要迅速阻断已盛之邪毒,阻止病势的发展,使危重病人得到救治。这是仲景“病盛防危”思想的体现。笔者在救治流行性出血热重危证时,在热毒炽盛的发热期,重剂清热泻火,凉血解毒,中,注意急下存阴、少佐益肾滋脾,可有效地保护肾气,减轻肾损伤,缩短少尿、多尿期病程,促进了疾病的康复。这就是仲景“病盛防危,谨防逆变”思想的具体应用与发挥。

5 新愈防复 调养将息
疾病初愈,采取各种措施,防止疾病的复发,也是张仲景“治未病”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疾病初愈,虽然症状消失,但此时邪气未尽,元气未复,气血未定,阴阳未平,必待调理方能渐趋康复。若不注意调养将息,或若适逢新感病邪,不但可以使病情重发,甚者可危及生命。《伤寒论》于六经病篇之后,设有“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如398条“以病新瘥,人强与谷,脾胃气尚弱,不能消谷……”。原文393条“大病瘥后,劳复者……”等。指出伤寒新愈,若起居作劳,或饮食不节,就会发生劳复、食复、复感之变,教人应慎起居、节饮食、勿作劳,做好疾病后期的善后治疗与调理,方能巩固疗效,防止疾病复作,以收全功。所以,病后调摄,防病复作,亦不失为治未病内容的延伸。
治未病,是医学界和为医者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孙思邈教导我们要“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病。医无事之前,不追于既逝之后”,强调“上医医未病,中医医欲起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孙思邈《千金要方》卷二十七),明?袁班认为“欲求最上之道,莫妙于治其未病”(《证治心传?证治总纲》)朱丹溪在《丹溪心法.不治已病治未病》中指出“与其救疗于有疾之后,不若摄养于无疾之先。盖疾成而后药者,徒劳而已。是故已病而后治,所以为医家之法;未病而先治,所以明摄生之理。长此是则思患而预防之者,何患之有哉?此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之意也”。张仲景的治未病思想对现代的预防医学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在现代健康教育和临床实践中仍具有广泛的指导意义。

  • 责编:老中医调理在线